狡兔N次元窟

树洞,三次元—二次元—异次元的进化途中,近年开始关注国产CP,岛国的当然也没放弃

花生仓鼠:

我只想让世界知道凛遥的好。
【所有图为官方。】
这是凛遥的mook
真的是如同少女漫一般的官方
有超棒的鲨豚汉化组汉化了全本呜呜呜!

http://tieba.baidu.com/p/3942728568?share=9105&fr=share&see_lz=0&sfc=copy&client_type=2&client_version=9.6.8.2&st=1531931547&unique=CC891971231B2C781208E6833F35059E

这是链接!
在百度上搜索官方凛遥mook会有的!!
第三季播出应该会有很多萌新吧【胡乱分析】趁早捕捉】不
请品凛遥
我永远喜欢凛遥!!!

链接在评论

算糖不算糖不?😋😋宣传期真开心啊~

清风真好啊,还带肥啾玩,于是忍不住拿两包放一起自我满足一下~

Kwai:

做了小龙的搜狗输入法皮肤,预览见图

有动态版和静态版两种,字面意思

不支持手机端,仅电脑端限定!

两年前还做过小龙的鼠标指针可以翻翻,我琢磨下过两年做什么【

→动态版下载地址←,神秘数字iu3x

→静态版下载地址←,神秘数字q0m1

Kwai:

做了小龙的搜狗输入法皮肤,预览见图

有动态版和静态版两种,字面意思

不支持手机端,仅电脑端限定!

两年前还做过小龙的鼠标指针可以翻翻,我琢磨下过两年做什么【

→动态版下载地址←,神秘数字iu3x

→静态版下载地址←,神秘数字q0m1

祖灵玻璃影五子:

放个预告,锤基图片的丝巾扣。和茶茶约的图w,过两天上架去

迟到这件事

我自认基本守时,但偶尔也会因为各种拖延迟到。但我觉得在如今通讯手段如此发达的时代,迟到起码可以做的一件事情是:保持联系。要知道等待的人的时间是过得非常慢的,如果一条微信一个电话可以讲一下自己现在在什么位置,对等待的人来说是种安慰,TA起码可以自己预判一下还要等多久,而不是摸不着头脑。但是非常可惜的是,我自己大部分的朋友并没有这个习惯,通常都是我需要at一下,问一句到哪儿了。有时候即便问了,也得不到及时的答复。偶尔我也会报复性的想,不如我来做那个迟到的人,然鹅…………做不到啊,习惯就是习惯,能不迟到我还是不愿意迟到的╮( ̄⊿ ̄")╭比如此时此刻,我已经一个人在咖啡馆坐了半小时,点的咖啡和甜品都快吃完了,其他人还没有到……我又能怎样呢( ‾᷄꒫‾᷅ )

After Noon【哈德/目录归档】

马住

ハジメ:

因为真的算起来有好多chapter我还是整理个归档出来吧……




《AN》预售


 



  • 正文完结,番外会慢慢放出





简介:一个基于【如果37岁的德拉科重生在四年级,并决定从战争中抽身会发生什么】的自娱自乐脑洞,不过理想总是完美的




四年级:01 02 03 04 05 06 




五年级: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六年级:20 21 22 23 24 25 26 27




七年级: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保卫战之后:41 42 43




番外:《八年级》


          《关于重生原因》


          《关于那个未来》





【镜梦】蛊惑的耳语·一

💖这个人设~

红喧:

中长篇  全架空魔幻向


人物属于东映  ooc属于我


第一章来噜~竟然赶上了520~开始节奏会有点慢,毕竟要从最开始开始,不要嫌我啰嗦啦_(:3⌒゙)_


=====================================


一.


我讨厌意外和麻烦,但是······那个孩子却······有些不一样······


                                                       ——镜飞彩


--------------------------------------------------------------------


天色渐渐黯淡了下去,黄昏的余晖即将消散在天际,夜的气息越发地浓重了起来。归家的人们迈着急匆匆的步伐,希望能赶在天黑以前回到自己温暖安全的家中,镜飞彩也不例外。


刚刚结束了最后一场法事的镜飞彩在委托者的感谢声中踏上了回教堂的路,他看了眼即将西沉的太阳,在心中默默计算了下路程,微不可查地皱了皱眉,在心底叹息道:这个时候已经雇不到马车了,看来天黑之前恐怕是赶不回去了。


作为姆茵镇上唯一的牧师,自然是住在镇上的教堂里,但是唯一的问题是教堂并没有像别的地方一样修建在人声鼎沸的镇中心,而是坐落于离小镇不远的山上,仿佛是被隔离般。镇长曾经提议让飞彩搬到镇里来住,但是被他婉言拒绝了,因为比起喧闹繁华的城镇,鲜有人问津的静谧山林更能让他静下心来,也更能避免一些好事者的窥探。


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而飞彩才走完大概三分之二的路程,此时他正停在环绕城镇的姆茵河边。虽说过了河,沿着进山的路再走不久就能到半山腰的教堂了,但是在入夜之后一个人离开城镇走山路是十分不明智的选择,因为人们都知道,黑夜是魔物们最爱出没的时机。这么多年下来,不知道有多少人被黑暗吞噬,彻底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不过就眼下的情况而言似乎找不到什么更好的办法了。


飞彩向来是很恪守时间的,像这种天黑后还没到教堂的事几乎是没有发生过的,如果不是最后突然来了个临时委托,而自己又狠不下心拒绝的话······看着倒映着银色月光的河面和远处一片漆黑的未知路途,飞彩有些懊恼地叹了口气,但却并没有后悔。


最后看了眼身后灯火璀璨的城镇夜景,飞彩握紧了手上的木杖,深呼了一口气,迈开步子,走向了前方未知的黑暗。


——虽说自己不惧怕魔物,但总归是件麻烦事,希望不要出什么岔子才好······


不过这看来终归只是一个美好的期盼而已了。


归结于自己良好的夜视能力,镜飞彩可以很清楚地看见眼前向他跑来的少年,以及紧跟在少年身后的一团模糊的黑色团块样物体。


那团黑色的物体不是什么影子或雾,而是一种叫影魔的低级魔物,它没有固定的形态,更没有什么智商,极其畏光,喜欢吸食血液,只是凭着本能在夜间行动。


······血液······飞彩微微动了动鼻翼,一股很浓的血腥味扑面而来,看来是眼前的少年受了很重的伤才把它吸引了过来。


飞彩不动声色地向旁边默默移了一小步,犹豫着是否要趁前面的这一人一物发现自己前藏好身形,因为很明显,那只魔物被少年深深吸引住了,只要自己不出手,就能很轻松地躲过去;虽然自己出手也能解决问题,但是影魔这种群居魔物一旦惹上一只就很可能引来一大群,被缠上了就麻烦了,而且······光明系法术能不用还是不用的好。


飞彩不自觉地将身上的黑斗篷将自己又裹得紧了些。老实说,他是不准备出手接下这档子麻烦事,他自认为自己从不是什么善良的好人,更讨厌惹上些麻烦事,但是,他又是个狠不下心来的人,所以······有时事情往往不能如他所愿。


今晚也不例外。


飞彩不动声色地将自己隐藏在黑暗中,冷冷旁观着这场猎物与猎人的追捕赛,期盼着这一人一物能尽快过去。


然而就在少年即将路过飞彩身边时,少年看向了他,没由来的,他很敏锐地感觉到,少年看见了他。


还没等他有什么反应,少年已经改变了跑向,直直地向飞彩所站的地方奔来,然后一头扑进了他的怀里。


“请您救救我。”


少年抬起头,盯着飞彩的眼睛,请求道。


飞彩心头一颤,微微有些失神,因为那是双漂亮地有些过分的眼睛,纯粹、干净得不掺一丝杂质,哪怕是在黑夜中,也能清楚地看见那双眸子里闪烁着的异常明亮的光芒,带着蛊惑的意味。


影魔紧随其后,呼啸而来。


看着少年的眼睛,大脑还没来得及思考,感知到危险的身体本能地行动了起来。飞彩握住木杖的右手微微用力,一股暖流从胸口顺着手臂从掌心缓缓流出,然后迅速顺着木杖向顶端凝聚,最终化作一片光团悬浮于木杖之上。


感受到光芒的影魔明显动作迟缓了下来,有些畏惧地在附近上下漂浮游离着。它很清楚地感知到那片光芒对它的危险性,但是自己追寻已久的猎物就在前方,于是它犹豫了,最终对食物的渴求压倒了恐惧感,原本停顿下来的身影又开始向前方扑去。


飞彩眉头一皱,低哼了一声,右手小幅度地微微抬起,然后重重的将木杖敲向了地面。


顶端漂浮着的光团骤然爆裂,刺眼的光芒以飞彩为中心,向四周快速蔓延开去,这一霎那,这块地方宛若白天。


倒霉的影魔只来得及发出一声凄厉的叫声就消散在这片耀眼的光芒中了,什么也没留下。


“谢谢您,尊敬的······”少年感谢的话语还没有说完,就昏倒在飞彩怀里。


光芒渐渐散去,四周又恢复了黑暗,一切又安静了下去,但飞彩知道,这只是表象而已,刚才的光芒就像是灯塔上的明灯,为黑暗里蠢蠢欲动的魔物们指明了方向,而且他已经敏锐地感知到附近有更大型的魔物开始向这边靠近,如果再不离开,很有可能会陷入魔物们的包围中。


飞彩神色复杂地看了看自己单手搂着的少年,最终像是认命了似的,轻轻叹了口气,抱着少年迅速消失在了原地,隐没在一片黑暗中。




Poppy有些焦虑地坐在教堂一楼的大厅中,看着墙上挂钟的指针一点一点地过去。


——都这个时候了,飞彩大人怎么还还没回来······不会路上出什么事了吧······


作为教堂里唯一服侍牧师的人,Poppy虽然一直对自家牧师大人的本事深信不疑,但是总还是不可避免地有些担忧,毕竟飞彩从没出现过天黑之后还没回来的情况。


就在她胡思乱想地时候,教堂的大门被重重地推开了。


“飞彩大人,您回来了!”Poppy惊喜地站起身,跑向大门口,但是还没跑近就困惑地放慢了步伐,“这是······怎么了?”


“Poppy,快去准备一盆热水放到我房间去。”飞彩低沉的声音骤然响起,然后快速向教堂二楼的起居室走去。


“啊?!是!”还沉浸在眼前景象给自己带来的冲击中的Poppy知道飞彩消失在楼梯上才反应了过来。——天呐,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飞彩小心翼翼地将怀中的少年放在自己卧室的床上,用剪刀剪开少年身上破烂单薄的带血衬衫。当少年的上身完全暴露在空气中后,飞彩神色一黯,心头莫名有些发紧。


“天呐,这孩子······”Poppy端着一盆热水走了进来,也被少年的情况惊了一下。


少年白皙的皮肤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纵横交错的伤口,白色与暗红色交错排列,在昏暗的油灯下竟带着些异样的妖艳之感。有些是陈旧的老伤结了疤,大部分则是新伤,还往外冒着血;伤口的形状也是千奇百怪,刀剑伤、灼烧伤、鞭伤、撕咬伤······不难想象,少年之前究竟受过怎样非人的待遇,而难以想象的是,他究竟是怎样在那样的待遇下生活了下来。


“Poppy,去把柜子里的药箱拿来。”飞彩沙哑着声音道,面色微微有些阴沉。


“是!”Poppy察觉到自家大人的情绪不高,不敢怠慢地快速取来了药箱。


飞彩用热水打湿的温热毛巾轻轻擦拭着少年身上的伤口,将伤口周围的杂质清理干净后,在Poppy的协助下一一上药包扎好,同时为了确保身体里没有被魔物感染上不好的气息,飞彩还很细心地用自己所会的为数不多的一种牧师们用来治疗的法术来为少年梳理身体。


等到将少年身上的所有伤口都处理完,时间已经快接近午夜了。飞彩略显疲惫地揉了揉眉心,长时间地使用法术,就算是他也有些吃不消了,但现在还不是休息的时候······


飞彩看着少年熟睡的脸庞,开始回想之前他还没来得及深思的细节。


很明显,这个少年绝对不简单,在那种情况下还能发现自己,而且这么重的伤势,常人绝对撑不过一时半会儿,而他却······还有这个挂件······


之前忙着救人,没有过多关注少年脖子上的挂件,此时倒是可以好好看看。


那是个银制的锁链样铭牌,铭牌的一面刻着一个复杂繁琐的花纹,看起来像是某种家徽,而另一面则只镌刻了四个字。


“宝生······永梦······”




tbc.


--------------------------------------------------------------------


第一章就到这里了,下一章开启镜梦夫夫同居模式|・ω・`),希望大家看得还开心,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不定期更新,我也不知道下一章啥时候更(表打我~)


以上。